海峡旅游人才网
理论前沿
女性旅游消费行为研究现状
时间:2018年01月02日信息来源:南开徐徐道来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旅游动机的产生

  邵其会认为,女性外出旅游的动机有四种,分别为追求个性化、追求自主独立、追求时尚以及情感化的消费心理。邬玮玮认为,女性的旅游动机表现出更多的文化动机、独立动机、浪漫动机、购物动机和参与动机。陆恒琴、苏勤等以西递、宏村为例对女性旅游者的动机进行了分析,其中得分最高的为休闲、放松精神,其次为回归自然、欣赏美丽风景;她们还尝试将高学历女性的出游动机进行了中国与美国女性的比较,根据Lori a.Pennington-Gra和Deborah L.Kerstetter对美国高学历女性出游动机的调查发现,平均得分最高的是享受自然,其次为寻求教育经历、购物,分析发现,高学历女性的日常生活具有很高的文化性,因而他们在出游时获得思想上的自由。汪甜甜对重庆高校的女大学生进行调研后发现,重庆女大学生外出游玩的动机排名前三位得为愉悦身心、增长见识、结交朋友。郭岩对不同年龄层次的女性进行调研后表明,青年女性外出旅游的动机多为购物,中年女性的出游动机多为健康原因,而老年女性的出游动机则多为健身与探亲访友。

  旅游信息的获得

  在旅游信息获得的渠道上,彭耀根等认为传统的渠道如报纸、电视等所占比重较小,亲友介绍和旅游宣传册宣传是主要的信息获得渠道;吴国清则认为报纸、电视以及口头传播是旅游信息的三种主要来源渠道;俞益武的研究则认为最主要的信息获得渠道是旅行社的介绍。

  旅游决策的制定

  Nichols和Serener、Zapata和Antonio等从心理学角度出发,结合了旅游者自身与其家庭结构,对旅游决策模型进行了量化研究,得到了影响女性旅游决策参与程度的主要因素。这些决策模型,或者含蓄地指出女性参与了旅游决策,或者对其参与程度进行了确实的测量并与男性进行了对比。Fondness的研究还表明妻子更加积极地参与到出游前的信息收集缓解。然而,多数研究仅仅讨论在讨论女性是否参与旅游决策过程。

  Antoine Zapata通过研究调查在其文章中指出,妻子查找旅游目的地讯息和最终选取目的地中起到了最为主要的作用。Myers和Muncie指出妻子和会一起参与到出游的决策中。Bartow的研究表明:外出工作的妇女比家庭妇女外出游玩的可能性大,而且参与旅游决策的几率也很大。Mayo的研究表明:随着性别角色的变化,夫妻共同决策的可能性有下降趋势,妻子独立决策的可能性有上升趋势。Brunner,F. & R.de Hog的研究将旅游决策过程划分为四个阶段:第一,决策前准备活动;第二,旅游前理财活动;第三,出发前活动;第四,在旅游目的地的行为。他们经过调查认为,在某些旅游决策中,性别起着决定性作用,如妻子较少参与理财方面的活动,她们更倾向于参与“行李准备”、“饮食地点选择”以及“购物”方面的决策。

  消费行为特征

  笔者在CNKI中国知网全网数据库中以“女性旅游消费行为”作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共检索到论文7035篇。从时间上看,厉以宁于1979年最早在《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消费行为理论述评》中提到了有关家庭生命周期与女性的家庭消费决策人的角色问题。可以看到,在90年代前,我国关于女性旅游消费行为的相关研究文献只有寥寥无几的30篇。从90年代开始,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以及旅游业的不断创新实践,关于女性旅游消费行为的理论研究数量逐渐增多,研究体系也逐渐成熟。随着“她世纪”的到来,学者们对女性旅游消费的特点关注也持续增多,2010—2014五年间相关文献已有3717篇。按学科分类进行检索,排在前五位的分别是旅游4879篇、宏观经济管理与可持续发展814篇、市场研究与信息581篇、贸易经济504篇、经济体制改革415篇。

  陆恒芹等(2006)以西递、宏村为例,通过对女性旅游者的行为特征的分析,得到了女性旅游者决策行为模式、出游动机等一般规律。谢江红(2006)对女性旅游者消费行为的特征进行了总结:追求顾客让渡价值的最大化;易从众;对旅游商品有大量需求;倾向于集体出游;女性旅游消费需求具有差异性。并针对这些特点提出了女性旅游市场的营销策略。李蕾(2012)基于性别差异对旅游消费行为做了相关研究,在文中指出性别与旅游地安全因素、旅游地基础设施状况、旅游地休闲娱乐活动、旅游地气候状况存在显著相关关系对与性别存在相关关系的4类影响旅游决策的因素进行进一步分析,结果显示与男性旅游消费者相比,女性旅游消费者特别注重旅游地的安全因素与气候是否适宜,且比较介意旅游地基础设施状况与休闲娱乐活动的安排。蔡洁、赵毅等在以重庆旅游目的地为例对国内女性游客旅游消费行为进行实证研究时指出,购物可以为女性带来快乐、刺激并使其发现新奇物品,对于不同年龄段的女性均有强烈的吸引力。郭利娟在以咸阳市为例对年轻女性旅游消费行为进行的研究中表明,在外出旅游花费方面,年轻女性的支出由高到低依次为游、行、住、食、购、娱。余甜以青岛女性作为调查群体,对女性外出旅游的消费结构进行了调研。结果表明,个人经济收入水平对旅游消费结构有重要影响,个人收入越高,旅游基本消费所占比重越低,旅游弹性消费所占比重越高;个人收入越低,则旅游基本消费所占比重越高,旅游弹性消费所占比重越低。

(作者:徐虹等编辑:llqy)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