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旅游人才网
理论前沿
新时代旅游发展应明确两条主线
时间:2018年01月04日信息来源:中国旅游报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党的十九大报告描绘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蓝图,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论断、新目标和新部署。其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等重大判断尤为重要,对包括旅游在内的社会经济诸多领域提出了新的要求。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中华民族迎来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飞跃,也意味着中国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过程中,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愈发凸显;在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做出更大贡献的背景下,国际社会在解决各类世界性问题时将对中国怀有更多期待。

  笔者认为,在新时代背景下,面对社会发展新矛盾和国际舞台新角色,我国旅游发展应更加突出以下两条主线。

  其一,围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充分发挥旅游的综合带动作用。一方面,作为国民经济战略性支柱产业,旅游业要在继续扩大旅游产业规模的基础上,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提升产业效率、提高增长质量,发挥旅游业对国民经济的战略支撑作用;另一方面,也要关注旅游在改善民生福祉、实现社会和谐、平衡区域发展、促进文化发展、保护生态环境、提升国家形象等方面的综合带动作用。特别是面对“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基本矛盾,要高度重视旅游对解决这一矛盾的独特作用,同时高度关注旅游发展中的社会公平和国民福祉问题。要通过旅游发展让更广泛的人民群众更有获得感、公平感和幸福感,使旅游发展更好地推进全面小康社会的建成并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

  其二,充分发挥旅游在参与全球治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方面的独特作用。旅游是增进各国民众之间文化交流、促进各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渠道,是中国参与全球发展、建立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载体。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是全球出境旅游消费最大国、入境旅游重要的目的地,中国旅游国际竞争力排名持续上升;随着中国游客走向海外,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也开始“走出去”,中国从曾经的热门旅游投资目的地国转变成为新兴的旅游对外投资国;中国在推动东南亚、东北亚和“一带一路”旅游合作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世界旅游联盟等由中国发起的国际性旅游组织有望更好地促进全球旅游发展。面向未来,要以旅游为媒介,更好地塑造大国形象,并参与全球治理体系;要在现有资源优势和市场优势的基础上,通过政府、国际组织、行业协会、旅游企业、社会民众等各个主体的共同努力,提升中国旅游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并使旅游成为中国参与全球发展和公共治理的重要渠道。

  围绕上述两条主线,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旅游业发展要特别关注如下七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明确旅游发展的双重属性。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旅游业经历了从事业到产业的转变。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要从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出发,围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重新明确旅游产业和事业的双重属性。除关注旅游的经济效益外,更应关注旅游在改善民生福祉、实现社会和谐、平衡区域发展、促进文化发展、保护生态环境、提升国家形象等方面的作用;在竞争性领域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的同时,应强调政府在保障公民休假权利和旅游权利等方面的重要作用;除依赖丰富多样的商业服务之外,更应加强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建设;除关注旅游发展中的效率问题外,也应重视旅游发展中的公平问题。

  二是改革旅游统计和考核体系。从客观评价和充分发挥旅游综合功能的角度出发,要加快旅游统计体系和考核体系的改革。在旅游统计体系中,不仅要有经济性指标和数量型指标,也要有非经济型指标和质量型指标;测算旅游影响时,不仅要测算经济影响,更要评估综合影响。在考核政府政绩时,要制定并推行更加全面的评价和考核指标体系。

  三是全力保障公民的休假权利和旅游权利。旅游是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组成部分。从“人民群众美好生活需要”这一角度出发,要着力解决旅游尚未成为所有人普遍参与的社会活动、旅游尚未成为人们可自由安排的生活内容这两个突出问题。面对弱势群体无法享受旅游权利的问题,欧洲国家广泛推行“社会旅游”,通过财政资金向目标群体发放度假券,并与各类公共和商业机构合作,资助老人、贫困家庭、残障人士和其他弱势群体外出旅行。这种做法值得借鉴。面对广大民众休假时间的不自由,几年前就提出“到2020年全面落实带薪假期制度”。应尽快成立专门机构,研究带薪休假制度的落实情况、现实困难和解决方案,要将休假制度与税收、财政、劳动保障、民生等问题结合在一起予以综合调控。

  四是进一步完善旅游治理体系。这几年围绕旅游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以“1+3+N”为代表,旅游部门做了很多工作,解决了机构设置的问题。未来,还需要从制度层面上研究如何充分发挥机构的职能,并从理论上研究旅游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含义和路径;要进一步完善旅游业现代治理的组织体系、制度体系、运行体系、评价体系和保障体系,突出治理主体多元化,充分发挥政府机构、社会组织、行业协会、社会大众、旅游者等的作用,综合运用法律、行政、经济、社会等各种手段,建立立体、高效的旅游治理体系,全面提升旅游治理能力。

  五是进一步完善旅游公共服务体系。这些年国家一直强调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包括基本文化公共服务的均等化。与此同时,以“厕所革命”和旅游信息服务中心为代表的旅游公共服务建设也有了很大进展。未来,要研究如何定位旅游公共服务、如何实现旅游公共服务与其他公共服务的对接、如何实现旅游公共服务与商业服务的分工与配合、各地如何根据自身的情况建设完善高效的旅游公共服务体系以及旅游公共服务的运营模式等问题。

  六是关注国家公园建设背景下的景区体制改革。《国家公园建设总体方案》已经出台,各地也在推动大景区建设。景区管理体制是个复杂问题,从20世纪90年代初各地推崇的“两权分离”“三权分离”“特许经营”到后来的“政府回购”热潮,再到近几年各地推进的大景区管理体制改革,都说明了问题的复杂性和曲折性。国家公园制度是我国自然资源管理体制改革的主体和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试点,最突出的导向是保护性和全民公益性。尽管适合做国家公园的景区毕竟数量不多,但随着国家公园体制的推进,如何研究制定不同属性、级别旅游资源的管理制度,推动分级分类的景区管理体制改革,值得关注。

  七是充分发挥旅游在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方面的作用。旅游业是我国最早开放的产业领域。面向未来,要大力推进“一带一路”旅游合作与交流,推动建立沿线国家和地区旅游合作机制,推动沿线国家签证便利化以及航权开放、证照互认、车辆救援、旅游保险等方面的合作;推动大国旅游合作向纵深发展,深化与周边国家旅游合作,加强与中东欧国家旅游合作,扩大与传统友好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旅游交流;推进与周边国家的跨境旅游合作区、边境旅游试验区建设;要在既有资源优势和市场优势的基础上,通过资源、市场与资本、管理、人才等要素的结合,在发展理念、道德准则、公共政策、商业模式、对外投资、产品类型、商业模式、服务标准等各方面形成引领;要充分发挥世界旅游联盟、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国际山地旅游联盟等机构的作用,积极参与国际旅游规则的制定。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

(作者:宋瑞编辑:llqy)
最新文章